• 介绍 首页

    当我成为死对头徒弟又失忆后

  • 阅读设置
    记忆
      虚妄海的夜晚于踏上返程的人而言,变得不再那么冰冷诡谲,他们会发觉,其实墨蓝色的海面原来跟普通的海面一般,能够倒映明月繁星,称之为银河也不为过。
      海风轻吹,咸湿的味道溢入鼻腔,便也冲淡了郁气,仿佛心神和肉身一齐化为海洋的点滴。
      应月搬了张小板凳悠哉悠哉坐着,脚边支着一根鱼竿,一旁的桶里堆满了千奇百怪的海味。
      萝女自从成了妖蛇,挑嘴的毛病彻底改了,吃什么什么香,她的尾巴卷起一个墨蓝色冒着莹光的家伙,啪叽一下丢进嘴里,嚼也不嚼,整块吞进胃里。
      吃完她舔了舔唇,矮身问裹了一件赤色小袄的秦瑟:“你吃吗?”
      秦瑟的嫌弃溢于言表,她使劲摆爪子,并手舞足蹈地表示此乃粗鄙之举。
      萝女:“我记得你以前吃蝴蝶不是这样说的呀?”
      秦瑟:……
      从仓房拿完东西回到甲板,楚戎便见小小一只孤零零缩在角落的秦瑟。
      她最近心绪不佳,总是神色恹恹的,不肯露出躯干,也不肯别人触碰。应钟做了一件针脚歪歪扭扭的小衣裳送给她,她才肯出来吹吹风。
      楚戎能看出她的心头烦闷颇多,且不是因为旁人。问应钟,他平素多嘴,这时却讳莫如深,什么都问不出来。
      这让他感到焦灼。
      “在这里作甚?”楚戎走到她身旁,轻声问。
      秦瑟昂起毛绒绒脑袋,浅敷月华的眼直直盯着他。脑海中忽然响起一道清凌女声:“我在赏月。”
      她对他用了识海传音。
      楚戎蹲下身将她抱起,同她一起望向那分外皎洁的月亮。
      “很漂亮。”楚戎说,“这还是我第一次认真瞧虚妄海的月亮。”
      “昆仑和四荒山的月亮好像比它小一些,是因为这里最接近上界吗?”秦瑟专心致志地瞧着上空,给出了自己的猜测。
      楚戎:“或许有这个原因。”
      秦瑟:“我以前常在月下修行,我那个便宜师父告诉我,这样便可吸收月之精华。可我修行多年,修为越深,越觉得他在放屁。”
      楚戎:“他并不是放……呃,凭空妄言,霄云剑尊曾告诉我,月下更易静心,有益修炼。”
      秦瑟:“那对我的修炼助力不过千万分之一,比不过一滴玄鸟血。”
      秦瑟一嘴鸟毛的画面浮现脑海,楚戎的心弦绷直,垂眸看向一望无际的海面:“穿赤色小褂,也是因为玄鸟之血吗?”
      秦瑟:“自然不是。唉,我告诉你吧,玄鸟喷的火漂掉了我一指甲盖的毛,我觉得有损美观,因此穿个小褂挡挡。”
      秦瑟撒谎,假话里绝对夹杂了几句真话,善用最高明的骗术。楚戎猜测,她嘴上说一指甲盖毛,实际上必定是有很大一块。
      不等楚戎安慰,秦瑟又道:“没多久就会长出来的,这是个小问题。”
      “但现在有个大问题。”秦瑟圆润的脸蛋儿变得严肃,“我的识海神魂因玄鸟血肉的缘故修补了一大半,我的记忆里多出了很多东西,但仍是不完整的。”
      垂在一侧的手指不安地勾了勾,楚戎说话夹着轻微的颤,道:“也许识海神魂彻底恢复了,记忆才会回来,别担心。”
      他是真的不知道自己紧张得心如战鼓吗?秦瑟饶有兴致地观察楚戎故作镇定的神情,并慢条斯理说:“我不担心。早晚有一天,一切都会想起来。到时候,该算的账,一份也不会少。”
      头顶的呼吸声立时杂乱无序,但很快又调整好了,她听见楚戎小心翼翼地小声道:“也会算我的账吗?”
      秦瑟:“会啊,我会把你打飞。”
      ……
      “不想被我打飞,就马上把笼子的钥匙给我。”戴着青面獠牙鬼面具的女人手持一把平平无奇的木剑,压低了声音,冲着这个戴着年画娃娃面具的拦路虎极尽威胁。
      年画娃娃面具下是一个身形单薄,与女子齐高的少年。
      秦瑟习惯于战前抢占先机,但这次,她的剑尖不曾对准来人的咽喉,因为他看起来实在是太幼小了。
      管理斗兽场的这些修士果然罪大恶极,秦瑟暗暗唾弃,竟然派这个飘着奶腥味的幼崽看守关押妖兽的地方,也不怕他被吃了。
      尽管秦瑟有心手下留情,但是少年软硬不吃的做派耗尽了她的耐心。
      既然他打死也不把开门的钥匙交给她,那么……
      “去死吧。”秦瑟低喃一句,猝然发难。
      朴素的木剑蕴含着浩瀚灵力,直袭而来。少年仍旧是那副老神在在的姿势,躲也不躲。直至削铁如泥的剑刃即将割断他的喉咙,他才略一侧颈,堪堪避开死亡。
      这一下,秦瑟摸清了少年的底细。
      奇怪的少年,是天才,却不是天才。
      秦瑟犹豫着要不要捉活的回去研究,这时,从始至终一言不发的少年蓦然开口,嗓音带着长久不说话的沙哑:“你是来救它们的,我也是。”
      作者:养胃的作者一般都很短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