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介绍 首页

    唐小姐的阳台

  • 阅读设置
    第70章
      但是唐月楼没有,她们一起度过了三年之痛、七年之痒,到云扬变成当年那个唐月楼的年纪,她在用行动向云扬证明自己所言非虚。
      这时候,云扬才会忐忑地心想,虽然说是“爱一个人会爱她的全部”,但能让人爱这么久,大概自己也有什么旁人无法代替的闪光点吧。
      可是大概所谓的“爱”就会让人双标,对自己是一套标准,对爱人就完全用不上了,她就是喜欢唐月楼的全部,喜欢她身上每根发丝每寸皮肤,喜欢她在平淡岁月中沉淀得愈发平和的脾气,她浑身上下每一处都是闪光点,像搭积木一样严丝合缝地拼在一起,成了这个独一无二的、她的爱人。
      “在想什么,可以告诉我吗?”
      云扬举起她的左手,掌心贴掌心,两枚戒指折射着暖光的灯光,她另一只手指了指自己还差五分钟就戴了七年两个月零五天的戒指,问:“这是什么?”
      虽然没明白她想做什么,唐月楼还是顺着回答:“戒指。”
      “错。”云扬在空气中打了个叉,“是爱和占有。”
      “你知道它刻着你的名字,就应该知道,你有这个权利。名叫‘占有欲’的权利。”
      人们讨论爱与占有,探讨爱情本身,说“爱代表自由”“爱是舍身为人”,可占有欲本身似乎并没有让爱变得丑陋——我心甘情愿地给自己戴上名为你的枷锁,也赋予自己被信任与被爱的权利。
      唐月楼愣了愣。
      “唐老师活了这么多年,还是有犯傻的时候。”云扬往她怀里蹭,“想说‘我爱你’就直说,又不是没听过。”
      让人吃醋是生对方的气,她吃醋竟然会生自己的气,云扬心软得一塌糊涂,感动加心疼——时差没倒过来又晒出问题的应该是自己才对。
      唐月楼把下巴抵在她的头顶,一下一下地抚摸她柔软的长发,在云扬视线所不能及之处,她的目光微微闪烁:“扬扬。”
      “嗯?”
      “谢谢你。”
      ——你的出现,你的存在,于我而言都是礼物。
      云扬在她怀里抬起头:“我不要听这三个字。”
      “好。”唐月楼捉住她的手,手指从她的指缝穿过,说,“我爱你。”
      温柔又郑重,就像她第一次对云扬说出这句话时一样。
      “也不是这三个字。”
      唐月楼眼底泛起一点笑意:“那是什么?”
      云扬搂着她的脖子把她往下带,贴着她的嘴唇,迎上交缠的气息,低声说:“我要你。”
      烟花在窗外绽放,花瓣如雨,海滩的派对在这一刻迎来沸腾——新年的第一秒,一切都是热烈而美丽。
      一如今后的每个瞬间。
      “新年快乐。”
      “我也爱你。”
      (番外完)
      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      悄悄地出现一下,新年番外奉上~
      安排了小叶和喻喻出场的小彩蛋,虽然不是一个时空,就看成新年限定时空交叉吧hhh。
      祝大家新年快乐,2023年万事如意!
      【扬扬の小剧场】
      第二天,云扬回想起昨天自己忽略唐月楼的行为,内心be like:我昨天可真是个混蛋啊。
      n年后,云扬回想起n年前自己忽略唐月楼的行为,内心be like:我当初可真是个混蛋啊。
      第53章 联动番外·太阳雨
      春夏之交,又是一年毕业季。
      校园里随处可见穿学士服的毕业生在拍照,学校与这所大学有帮扶关系,稚嫩的中学生混在学士服中间,显得格格不入。今天是参观的最后一天,上午开了一个短暂的小会,临行前他们在在学校的一些标志性建筑前拍照。云扬在阴凉处等待拍照的朋友,但北城阴晴不定的六月天果然没有让人失望,晴空万里的天气毫无征兆地开始下雨,
      她正要走,忽然若有所感,往旁边看了一眼。
      玻璃栈道遮挡出一片干燥的阴影,像一道分界线,笔直地延伸往她的脚下。那个女人就站在雨幕之后,她看上去还很年轻,或许就是这所学校的学生,坐在长椅上,目光低垂。远处忙着拍照或是躲雨的学生是一段熙熙攘攘的动态视频,而她是一副静默的画作,安静又低落。
      云扬看了看不远处朝自己招手的同学,在书包里摸到了自己的折叠伞,犹豫了两秒钟,从身后拍了拍她的手臂。
      “姐姐,我的伞给你吧。”
      女人茫然地转过身来,看上去有些意外,先是怔愣地道了谢,但没有接过伞:“谢谢你,但是……”
      “我和我同学一起。”云扬指了指天边,认认真真地解释说,“而且天都没阴呢,你看,太阳雨,下不了太长时间,我淋不到的。”
      面前的孩子她眼睛亮晶晶的,映着初夏午后经雨水几度洗涤的清澈天光,她一时不知所措,再回过神来,那把白色的折叠伞已经被塞进了手里。远处有人呼喊着女孩的名字,她用背包挡雨,小跑着汇入了人潮中。
      “我走了!姐姐再见!”
      她抬起手,没来得及挥手道别,人已经消失不见了。如果没有手上的折叠伞,这就像一场短暂的白日梦。
      “月楼!”
      她回头看,叶子秋撑着把伞,踩着水噼里啪啦地小跑过来,在过道下把伞一收,风风火火地收拢了一小滩雨水:“终于找到你了,你怎么不接电话啊!”